|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开放的临洮欢迎您! 临洮政务服务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时政要闻>临洮新闻

马家窑文化微文大赛优秀作品赏析(三)

来源:临洮广电微信公众平台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2日 浏览次数:39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彩陶情思

赵怀侠

有朋自远方来,送给我一个不大的彩陶。

我的故乡在九曲十八弯的洮河西岸。久违故土,那儿除了苍茫的山塬、交错的沟壑和点缀在其中的盘根虬枝的老榆古柳,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故乡的彩陶,而这印象总是与故乡村前流过的洮河分不开的——那是一条即有着粗犷的雄性又有着多姿的母性的河:夏天,浑黄的旋涡撵着浑黄的漩涡,冬天,洁白的流珠缀着洁白的流珠……

少小离家,乡音无改,见到朋友自是分外亲切。窗外雪花簌簌地落,屋内水壶噗噗地吹,我们围坐在火炉旁一边品茶闲聊,一边欣赏着放在案头的彩陶。这是一个钵形陶盆,浑圆的土黄色外围上,用黑线条绘着一个个圆圆的旋纹,旋纹间隙上侧有一个个黑色的圆点。看着那些简单而流畅的图纹,不知为何,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回了故乡的洮河……儿时在家玩耍,常见母亲平田整地放工,带一两个花里胡哨的陶罐回来,我们觉得好玩,或从河里逮几枚鱼籽放在里面饲养,或几个小伙伴围成一圈儿一齐向里面射尿作乐。无论怎样,这些陶罐最后的结局都是在我们愉悦的笑声和母亲惋惜的叹息声中砰然开花,炸成无数碎片。后来上学读书了,才知道那些罐儿名叫彩陶,而且是距今数千年以前我们的先民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物。但此后,我一直未曾见过那属于故乡洮河的彩陶和属于彩陶故乡的洮河,只是在记忆里时常去寻找随着童年一同破碎了的那些残梦,去寻觅母亲随着彩陶一同击碎在我童年中的那些叹息……朋友还从故乡带来了几串大蒜。我不禁想起了儿时和母亲在洮河岸边的菜园中栽蒜之事,心里忽生出灵机,出得门来,两手刨开花园中的积雪,用煤铲挖些土放在彩陶内,和朋友将蒜一瓣瓣分开,又一瓣瓣插在泥土中,置在案头阳光中,心里在默默地盼望着……

不知是因了我盼望的精诚所至,抑或是这植物的生命力所在,不几日,案头彩盆内竟次第冒出几点似有似无、嫩若碧玉的叶芽儿来,虽则淡若星星,但我还是感到在这冰天雪地之一隅却已春意翩然……渐渐地,这些星星碧玉们被我的期盼拔高了,拔成了一把把绿色的剑。早晨起来,看看窗玻璃上玲珑剔透、千姿百态的冰花映衬着案头绘有旋纹、珠点的彩陶和彩陶内滴翠溢香的蒜苗,真可谓心旷神怡,美不胜收,不禁对生活,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朋友逗留数日,要走了,我于头天为他饯行。酒酣耳热之际,朋友说:“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什么事情?”我问。朋友说:“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在咱们村进行考古发掘,听说要建设马家窑古镇,开发文化旅游。”“真的……”我惊喜地问,心绪竟又飞向了故乡的那条洮河……

是夜,我迟迟不能入睡。月色入帘,朦胧如梦,恍惚之中却见案头彩陶异常清晰,以至于其上的一个个旋纹、珠点皆历历在目,且渐渐地那些旋纹旋转起来,在我眼前旋转成一个个浑黄的旋涡,又旋转成一张张金色的唱片,那些珠点跳跃起来,跳跃成一个个洁白的流珠,又跳跃成一颗颗晶亮的音符……。惊得醒来,却是春梦一场,想把此梦告诉朋友,却见朋友面带微笑梦正酣,想必朋友也在做着自己该做的梦吧。

我忽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欲望:我要回去看看故乡的洮河……

(责编:边娟花  审核:李小军)